从战略出发,分析做事 做市 做势

有专家这样评价改革开放20多年来中国企业的沉浮,三流企业做事,二流企业做市,一流企业做势。

所谓做事,就是拘泥于具体的事情,一件一件地做,如同老黄牛耕田一般,只知道低头做事,不知道抬头看路。

默默无闻、任劳任怨地做着一件又一件事情。要知道,在这个世界上,事情是永远也做不完的,关键看怎么做。

没有方法的做事,永远事倍功半;没有目标的做事,永远得不偿失。而沉迷于事务的漩涡中,以这种方式做事,则只有忙于应付的份儿,费力不讨好,而且永远也脱不开身。

在实践中,我们不时发现,总有这样沉迷于具体事务的企业老板或者企业中高层管理人员。他们看不见方向,没有目标。总是让自己显得非常匆忙,但是却对绩效无暇顾及或者压根儿也不考虑。他们就像老式的农民,总要让自己忙碌,否则,心里难受,或者感觉到不自在。他们虽然忙碌不堪,但是不一定有好的业绩。这一类人之所以能够被我们发现,是因为我们另外发现了一类人,他们善于做市。这个市,是市场的市。 所谓做市,是善于谋划市场。他们很有做生意的头脑,善于勾画自己的市场。在市场中,他们总是能够呼风唤雨,整合自己所需要的资源,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。但是他们的缺点也非常明显,就是“聪明反被聪明误”。你太会做生意了,别人“吃一堑,长一智”,久了就防备了你,从此你的生意也变得难做了。以战略与战术来区分,这类人善于做战术,而不擅长于战略。

事实上,路遥知马力,日久见人心。

商场上也是这样,没有永远得胜的将军,也没有永远失败的将领。

胜与败,是一种博弈。

善于经营企业的老板,在善于做事和做市的基础上,必须善于做势。

所谓做势,就是善于谋形划势。

势是一个物理学概念,指的是一种必然,一种出于对宏观把握的结果,一种规律性的认知。

善做势者,运筹帷幄,决胜千里。

善做势者,气定神闲,举重若轻。

善做势者……

老子讲:“无为而无不为。”其中有很深邃的哲学道理。浅显而通俗的理解:什么都不做就能把事情做成。这岂不是痴人说梦。其实不然,什么都不做就能把事情做成的恰恰就是高手。正如:“上士闻道勤而行之,中士闻道若即若离,下士闻道大笑之,不笑不足以为道。”
那么,难道我们就真的什么也不做就可以什么都做到了吗?回答是一致的:去问小孩都会否定你。无为而无不为是有为到最高境界的结果。读读成语或典故,诸如“轻车熟路”、“耳熟能详”、“游刃有余”、“不射之射”等等,我们似乎总能找到这种感觉。中学时卖过的《卖油翁》中的一句经典的话说的好:“此无它为手熟耳”。其中“不射之射”的典故最让我深思。不妨随我一同再次走进这个故事:
话说春秋战国时有一个青年,喜欢射箭,四乡八村的,他的射术最高明,他听说,都城里有一位将军善射,就去拜师学艺。

他去了就磕头,将军说,你先回家练习,不眨眼。他回家,躺在妻子的织布机下,梭子来回穿,他也不眨眼。三年之后,青年练成了,就回来磕头,将军说,你回家练习,睁着眼睡觉。三年之后,他练成了,回来磕头,将军说,你回家练习,把小的看大。他跟街上的乞丐要了个虱子挂在南窗上,三年之后,他看这只虱子,有牛那么大。他去见师傅,师傅说,你已经成了最伟大的射手了。

有一天,他在街上邂逅将军,两个人拔箭对射,两支箭总是在空中相遇,掉下来,最后,将军没有箭了,他还有一支,他射出这支箭,结果给将军张口咬住了。他们都很佩服对方的射术,将军告诉他,自己不是当世最高明的射手,还有一个人,比他的射术还高明。青年很吃惊,就去拜访这个人。

他到了一个大山,在一个茅屋前见到一个老人,老人知道了他的来意后,说,你表现一下我看看,青年一弓搭两箭,射中两只大雁。老人说,不错不错,你跟我来。他们来到一处悬崖边,上面有一块石头,摇摇欲坠的样子,青年上去之后,心虚,不能射箭。老人上去,没有拉弓,没有搭箭,两手虚拉一下,一只飞着的鹞鹰,从天上掉到他们面前,老人拣起来,向上一放,鹰就飞走了。

青年又在山上住了九年,才下山。回到都城,将军见了他,就对周围的人说,这才是当世最伟大的射手。

青年老了,有一次,有邻居请他去喝茶,他指着墙上的一张弓问道,那是什么东西。人们说,这就是你以前用过的弓啊。

市井间流传这样的故事,说一个小偷去他家偷东西,刚爬上墙头,就见窗户里射出一道白光,把小偷打下去了。

到他死,人们再也没有见他射过箭。
… …
回到我们的正题,我这里写到三个同音的字:事、市、势。可相应理解为做事、做市、做势。有人说,做事的是富人,做市的是富翁,做势的是富豪。富不富姑且不管,我们是要看看“做事、做市、做势”和做我们有怎样一个联系。
我这样做个形容:一遍又一遍的央视管家婆广告就是在“做势”,一次又一次的助跑巡展就是在“做市”,一套又一套的卖货就是在“做事”。
大势可以所去,大势可以所趋。势强于市,市强于事。“一叶障目不见泰山”,“纲举则目张”。而“势”又从“市”、“事”开始。“万张高楼平地起”,“千里之行始于足下”。“事”如平地,“势”如高楼,没有平地高楼无从高起。
记得为了理想99年从广州回到黑土地。学着做事,虽然现在依然做事,但也亲身感受到了“事”“市”“势”的不同,阶段性地体会到了从做事到做市到作势。踏踏实实地做事,一心一意地做市,骄傲地感到公司在黑土地上初步形成了一定的势。但我们从来不“装腔作势”,而是从实际出发,大胆探索,遵循规律,在全国大势下摸索适合黑土地的势。夯实地基,向全国看齐,看到高楼正在一层层盖起……在全国大势下造我们黑土地更大的势。
清晰的忆起独自一人做公司时的情景,销售、技术、服务全部负责。当时已是总代理,其实就我一人,呵呵。那实实在在是在做事;后来,在至今还在的家属区里我们开始了做市,留下我一人,其他则皆为销售人员,一遍又一遍的扫街。何谓扫街,扫街者做市场也。扫也分怎么扫。我们扫的的确很干净。那时,一小时的晨会从来不少,市场话题的主线也从未放松和懈怠。加之不稳定的工资待遇,不封顶的可算提成,大浪淘沙了一批又一批,前仆后继,直到让人感到烦了又不烦为止。今天,我们已没有了从前意义的不稳定不封顶的销售人员,也没有了天天的晨会,取而代之的是充满智慧和朝气的适应新形势的新的团队,取而代之的是可以跨越空间距离的优秀的工作平台。没有了销售员却都是销售员。没有了晨会却时时是晨会,没有了昔日的做市场却都在做市场,连陌生的人都有意无意的帮我们做。当我们有5个可以坐的地方轻松自豪地似乎“无为”时我们已是在“无不为”了。但是我们还不到去见能说我们成了最伟大射手的师傅的时候。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。我们还要去邂逅将军,我们还要去茅屋前见那位老人,直到白光射出。
从“事”到“市”再到“势”,新一层次的 从“事”到“市”再到“势”,无为而无不为。

Leave a Reply